第九中文网 > 九天 > 第五十七章 大爷级的
????婴啼被背后野猪王的气息慑住,又惊又怒,忽然口中发出了尖锐的婴儿啼哭之声,周围开始有隐隐的狂风袭卷,身侧的两只肉翅,也轻轻鸣颤,锋利的像是刀刃一般。

????但在它身后,野猪王忽然“哼”了一声,向前踏出了一步。

????猪蹄子下面,一块坚硬的青岩,立刻被它踩的粉碎。

????婴啼的叫声嘎然而止,那锋利的翅膀也不敢动了,像是木雕般僵在那里。

????野猪王还是冷冷的盯着它,一动不动。

????婴啼僵了半晌,身子才软了下来,忽然悄悄移动身躯,想向旁边溜去。

????野猪王又“哼”了一声,再次向前踏出一步。

????整片山谷,都隐隐晃动了一下。

????婴啼立时又不敢动了。

????野猪王还是冷冷的盯着它,眼神幽冷,像极了大佬。

????到了这一步,方贵如何还能看不出来,这婴啼实力强大,是个大哥极的,但那后山里每天带了一群小野猪四下里晃荡的野猪王,却明显是个大爷级的啊,他也不知道这野猪王忽然出现在了这里,是不是专门为了救自己来的,但很明显,自己那个猪没有白喂……

????“咦咦咦……”

????婴啼口中又响起了婴儿哭声,但这一次却不是示威,而是示弱了,它慢慢转过了身,忽然喉咙涌动,吐了两具尸首出来,一个是张忡山,一个是岳川,然后无辜的看着野猪王。

????野猪王“哼”了一声。

????婴啼无奈了,似乎有些委曲,也有些纠结,转头看了方贵一眼。

????这一眼把方贵吓了一跳,叫道:“你瞪我干啥,没看见我大爷已经来了?”

????婴啼的目光在野猪王和方贵身上扫来扫去,心里纠结万分,但最终,看着野猪王那强大无比,锋利如刀的眼神,还是怯了,发出了一声轻轻的婴鸣,巨大的蛇头慢慢俯了下去,趴在了方贵的脚边,眼睛眨巴眨巴看了看方贵,慢慢闭上了,一副死蛇模样……

????“这是干嘛?”

????方贵大着胆子,上前抽了婴啼一个嘴巴子:“你不狂了?”

????婴啼不动也不睁眼,像是认命了。

????而那野猪王见状,则是冷哼一声,看了方贵一眼,转身向着山林里走去。

????“喂……大哥……大爷,带着我啊……”

????方贵急忙要跟上去,却见野猪王毫不理会自己,庞大的身躯看着慢,但实际上速度极快,身边妖风阵阵,只一眨眼前,便已经在山林之中,再一眨眼,已不见了影子了。

????“救人咋不救到底啊……”

????方贵心里暗暗叫苦,听得背后又有“咝咝”声传了过来。

????他僵着身子回过了头去,便见婴啼正眼神讨好的看着自己,背后蛇尾摇的极是欢快!

????“好像跟之前不一样了……”

????方贵发现了婴啼的变化,只是心里还有点怯意,试探着伸出了手去,摸了摸婴啼的独角,那婴啼本来有些不愿意,但只是微一犹豫,便认了命,反而伏下了脑袋来让方贵摸的更顺手,方贵心下顿时大喜,连摸了两把,从地上捡了根木棍往远处一丢,喝道:“去!”

????婴啼眼神幽怨的看着方贵,还是游了出去,把木棍给叼了回来……

????“野猪老大真厉害,这是把妖兽给吓成狗了啊……”

????方贵心里一时喜不自胜,这才放下了心来。

????形势的逆转之快,连他也没有想到,但当时阿苦师兄一听自己有难,便让自己去喂猪,这倒说明是有深意的,此地距离太白山足有千里之遥,这野猪王居然能够赶过来搭救自己,而且只是哼了两声,便将这狂暴无比的婴啼慑住了,可见的确是位大佬……

????“回山之后倒是得好好巴结巴结……”

????方贵心里想着,忽然又是一怔,想到了一个问题:“我还能回山么?”

????刚才形势危急,一时没来得及好好思量,如今细想一番,自己招惹的祸事当真不小,虽然当时张忡山想害自己在先,但也毕竟是自己把他打落妖穴,喂了眼前这婴啼。

????他入了仙门之后,虽然门规背的不怎么勤快,却也知道,同门之间争斗打架,还算是小事,哪怕是打伤了,只要不出什么大事,仙门也往往会睁一只眼闭一只眼,但倘若出了人命,这便是大麻烦,依着门规里面的戒律,伤人命者,可是要雷刑台上去挨一下子的。

????若是无人看见,倒也罢了,如今吕飞岩等人却都已经逃了,这事定然瞒不住。

????“不行,人命官司缠身,我还是赶紧收拾细软跑路……”

????方贵想到了这里,便下定了决心来,仙门是回不去了,好在自己有乾坤袋,平时值钱的东西都带在了身上,倒是有些盘缠,当即又跑到了张忡山和岳川、朱子由等几人的尸首旁边,将他们身上的腰囊都摸了来,一并打作包袱,跳上了飞剑,向着仙门相反方向掠去。

????没掠出多远,便见到一颗巨大的蛇脑袋跟了上来,与自己平行,好奇的看着自己。

????“这货老是跟着我干什么?”

????方贵心里有些急躁,顺手从旁边树上摘了根树杈,向后一丢:“去!”

????婴啼:“……”

????方贵继续向前飞,不多时婴啼又叼着树杈追上来了。

????方贵:“……”

????他算是发现了,这婴啼居然真个认准了自己,也不知是不是野猪王老大太凶了,把这条小蛇吓懵了胆,反正这会它是把自己当作了主人,走哪跟哪,甩都甩不脱……

????“这怪物的速度倒是比我快,骑了它逃命逃的更远,不过惟一的问题就是,也不知道野猪王老大的威风能吓唬它多久,万一啥时候缓过神来了,又要吃我,可就麻烦了……”

????不过事到如今,方贵也来不及多想,干脆便收了飞剑,盘坐在了婴啼脑袋之上,双手抱着它的独角,向前一指,叫道:“走吧!”

????这婴啼见状,倒是喜不自胜,背后蛇尾摇摆的“唰唰”作响,身侧两道肉翅一抖,周围狂风刮起,游起在了半空之中,向着方贵指的方向掠去。

????一路之上,方贵倒是愈发觉得好玩了起来,这婴啼凶的时候挺凶,但乖的时候又确实挺乖,自己坐在了它脑袋上,独角向左边一扳,它就往左边飞,往右边一扳,它就往右边飞,向上一提,它就向上空游,向下一按,就往地面沉,往后一扳,速度就放慢了。

????比驾御飞剑还有意思!

????而且方贵骑着婴啼逃了大半天,见它非常乖巧,没有造反的心思,倒也放下了心来,一心顾着逃掉这人命官司的他,便让婴啼提起了最快的速度,直向西方逃去,中途又想着,没准事后仙门会派人来捉自己,不能让他们摸清楚,便又忽左忽右,调转了几个方向。

????逃得一日夜功夫之后,已经来到了一片深山之中,连方贵自己都不知道到了哪了,算算距离,距离仙门已非常遥远,座下这只妖兽,也已经累的唁子都搭到了嘴巴外面了。

????到了这时候,方贵才落了下来,在湖里摸了只肥蛤蟆烤着吃。

????熊熊的火焰烘烤着被空中寒风吹凉了的前胸,方贵心里唉声叹气,认真的想:“牛头村的穷酸们,把我一丢,不知跑哪逍遥快活去了,好容易在仙门里找了个落脚的地,又惹了人命官司,这天大地大的,可往哪里去啊……”

????旁边的婴啼好奇的打量着他,也不知他一脸严肃的在想着什么。

????“吼……”

????正在方贵苦心琢磨之时,忽然远处隐隐传来了一声惊天动地的嘶吼之声,极为可怖,方贵吓了一跳,急忙站起了身来,旁边的婴啼也“唰”的一声昂起上半身,警惕至极。

????一人一蛇对视了一眼,齐齐掠到了旁边的山头之上,向下看去,却见山峰西侧四五里外,乃是一座城镇,如今夜幕将临,城中却是一片野火,不然多少房屋在燃烧之中,半空中似有淡淡的黑气笼罩了过来,里面可见妖兽纵横扑掠,而在黑气之前,竟有数道剑光抵抵。

????“颜师姐,魔妖来的太快,我们抵挡不住了……”

????“我来挡住这些魔妖,你们快找机会离开……”

????“……”

????“……”

????远远的,有数声厉叱被风声吹了过来,只听得方贵心里一惊。

????“怎么偏在这里遇到了她们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