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九中文网 > 九天 > 第二十六章 选择
????“该去参加十里谷考核,受众人尊崇的是我……”

????“可恶的小鬼,使诈害惨了我,自己却在这时候出风头……”

????离开了人群之后,梁通心里有无数个声音在大吼,一念及方贵,便恨的牙痒。

????一个月前他被打伤,足足在床上躺了十几天,虽然如今能起来了,但筋骨尚未完全长好,却也没有了足够的把握参加十里谷试炼了,他也很清楚,凭自己的一身拳脚功夫,参加十里谷试炼,本来非常冒险,这才定要凑足了钱财,无论如何也要去买一件法器防身。

????但如今,自己非但没有骗到方贵的三十块灵石,反而为了治伤,把自己原有的灵石花去了不少,再想买一件合适的法器已不可能了,加上伤势未复,参加试炼更是找死!

????一想到自己与提前进入红叶谷的机会擦肩而过,那个狡猾的小贼却风风光光的去参加十里谷试炼,他心里便满不是滋味,原本还想等自己伤势好了之后再说,但看到了方贵要参加十里谷试炼,却按捺不住了,万一这小儿真走狗屎运通过了试炼,自己这口气怎么出?

????回到了自己的小楼之后,他沉默良久,慢慢从床底柜子里,取出了一个黄色的包袱。

????一层一层揭开了包袱,便见里面包着的,乃是一根手掌长短的老山参,这老山参也不知长了多少年岁,却与其他的山参不同,上面居然隐隐出现了一些红色的灵纹,如今早已干枯,但却还像是有隐隐的生机蕴藏,保存的也极为完好,条条参须垂落下来,便如道道灵丝。

????“这是爹爹不惜做回老本行,从一队远来的客商手里抢的,乃是一株在深山里长了数百年的老参,其药性比一般的灵药还要好,乃是我手里最值钱的东西,爹爹本是想让我借这老参之力,一举突破练气四层,只可惜他也不懂,这老山就算不错,但不懂炼药之法,就算我将它全部吃了下去,也提升不了我多少修为,拿去卖钱,更是会被仙门克扣无数……”

????一边想着,梁通一边陷入了沉思之中。

????如今他面临着两个选择,一是留下这老参,慢慢提升修为,试着一年内突破练气四层。

????另一个选择则是……

????……以牙还牙,狠狠教训那小鬼一顿,他毁了自己的试炼,那自己便也得毁了他的试炼,让他老老实实留在红叶谷,等自己伤势彻底好利索了,再想办法从他手里捞回本来!

????……

????……

????眼前慢慢浮现了那个小鬼得意洋洋的表情,梁通瞳孔缩紧。

????他本来就是个心高气傲之人,再加上一身好拳脚,平时做事也小心,从小到大,没吃过这等样亏,哪怕是进了仙门,也是顺风顺水,可是这一次,在分明已经做足了准备的情况下,却被那个小兔崽子坑了一次,不但当众羞侮了自己,还害得自己错过了十里谷试炼。

????尤其是,在自己被打伤之后,之前小石桥附近,那些被自己打服了的乌山谷同门,也一个个的耀武扬威了起来,不再像之前那般对自己毕恭毕敬,反而时时投来挑衅目光!

????那一个一个的白眼,与心里的怨气,使得梁通做出了第二个选择。

????他悄悄将老山参包好,揣进怀里,趁着夜色,离开了小石桥,一路疾行,约半个时辰后,便已来到了乌山谷的另一侧,一处装饰与景色皆过了别的小楼之处,然后大着胆子叩开了门扉,在蒲团之上跪拜了下来,双手将老山参献上,满腹委屈,说出了自己的打算。

????“梁通师弟,一年之前,我见你在林间练武,底子不错,曾说过让你有事可以来找我,不过兴许你是修行太过勤奋,又或是怕我讨你的孝敬钱,所以一直不曾过来,没想到这次你在别人手上吃了大亏,倒是想起了我来,想让我看在这老参的面子上,替你出气么?”

????坐在了梁通对面的,乃是一位脸上带着淡淡笑意的锦衣年青人。

????他同样也穿着乌山谷弟子的袍服,但无论是气派还是神情,却都远比别的弟子可比,梁通在小石桥周围,也算是乌山谷弟子里的佼佼者,可在他面前,却像是大气也不敢出!

????“那……那小儿毁我前程,欺我太甚,还……还请张师兄为我……”

????听到了那锦衣年青人有些嘲讽的话,梁通更是头也不敢抬,只能连声说道。

????他如今其实很后悔,该早点接受这个人的拉拢的。

????“呵呵,没什么毁不毁前程的,就算你真个参加了十里谷试炼,也不见得有把握通过!”

????面对张姓锦衣年青人的话,梁通不敢反驳,他自然知道,对方是有资格说这个话的,自己确实没有十足的把握通过十里谷试炼,而眼前这个年青人,却是不仅有把握通过试炼,而是早就打定了决定,要争取试炼前十的名额的,他们的实力与地位,差的太远!

????以前自己心高气傲,不愿接受他的拉拢,如今吃了大亏,却只能来找他。

????“这株老参……”

????那张姓锦衣弟子看了看梁通手里的老参,能看得出来此物确实算个稀罕物儿,自己怕是也很快就能用到,因此倒也有些心动,但没有立时答应,斟酌了一番,才道:“你可以先留在这里,你的意思我也明白,我会好好调查一下那个小儿,帮你出了这口恶气的……”

????梁通心里一喜,急忙将老参献了上来。

????但那张姓锦衣弟子,却轻轻一抬手,道:“且慢!丑话说在前头,若是这小儿真像你说的这般,只是一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富家小儿,跑到仙门里来横行霸道,那我给他些教训无防,可若是他有什么背景和了不得的来历,那这老参,可也不值得我出手这么一次……”

????“所以,一切还得等我了解过之后再说!”

????梁通听了这话,顿时微微一愕,不知该如何接下去。

????那张姓锦衣笑了笑,道:“你也不必担心,若是我不想动他,这老参自然不会要你的!”

????梁通这才急忙答应,留下老参,忧心忡忡的退出了小楼。

????“小石桥方贵……”

????而那张姓锦衣在梁通走后,则缓缓默念着方贵的名字,目光落到了老山参上。

????“若真是个没根脚的小儿,这株老山参倒也赚得便宜……”

????“……”

????“……”

????“男子汉大丈夫,不拼一把怎么行?”

????而在梁通暗中做出了自己的选择时,方贵也正信心满满,准备参加试炼!

????依着阿苦师兄的说法,他飞剑确实练的不错,但若是参加试炼,还是会遇到很多凶险,无异于一赌,但方贵却毫不犹豫决定了参加试炼,苦练这么久,不搏一下怎么行?

????眼见得两日之后,便是试炼之期到来,他便也好好调整了一番,几颗补气丹服下,充盈了一身灵气,又买了一些疗伤的丹药,将自己平时练剑时擦出来的满身伤口治好,然后又在灵漩之中盘坐了一日,将自己的灵息养到了最佳状态,等待考核日期的到来。

????“方贵师弟,今天我们一起去给你助威呀!”

????到了考核这一日,方贵刚刚打开了房门,便见外面已经围了一群人。

????都是小石桥附近的仙门弟子,一个个满面笑容,热情洋溢,像是等他许久了。

????“哈哈,诸位师兄弟够意思,那就同去!”

????方贵呆了一呆,旋及大喜,背上了剑匣,戴上了玉佩,整理了袍服,便在一群人的簇拥之下,迈着八字步便朝十里谷而去,远远的凑过来的人越来越多,小石桥附近一共才百来位弟子修行,倒是凑过来了几十个,看起来乌央乌奂一群人,说说笑笑,直向前走来。

????瞧那氛围,就差敲锣打鼓了。

????而在如今的乌山谷之西,四五里外,一道幽暗山隙之前,已经有许多太白宗弟子等在了这里,这些人里,既有参加试炼的乌山谷天骄,也有前来观战的普通外门弟子,还有几位主持这次考核的仙门长老、执事,以及特意被人请了过来观看试炼的内门杰出弟子等等。

????这些人皆在静静的等待着试炼开始,忽听见山道上一片热闹,只见一大群人簇拥着赶了过来,心里顿时都是微微凝重,心想:“这来的又是哪位重量级人物,拥趸如此之多?”

????乌山谷弟子虽大都一心修行,不理外物,但那些注定成就不凡的佼佼者身边,也往往都跟随了一大帮子拥趸之人,虽不至于行动之间前呼后拥,但在参加这等重要试炼之时,也少不了一批呐感助威的,不过像眼前这位,被这么多人簇拥而来的,倒也少见。

????候在了十里谷入口处的众人还以为是哪个厉害的天骄来了,尽皆来看。

????但等那些人到得近处,所有人却都微微一怔。

????那么一群兴高采烈的仙门弟子之间,拥着而来的居然是一个身量矮小的少年,生得圆头圆脸,只有十一二岁年纪,背后背着一个剑匣,倒几乎比他还要高了,与其他弟子一比,明显矮了一截,偏生得意洋洋,走在了最前面,左右顾盼,一派踌躇满志的高手模样。

????“居然是这小子……”

????如今的十里谷入门处,一座高岩之上,正盘坐着一位身穿白袍的长老,此人名唤白石,乃是正德殿三位长老之一,他看到了这个小子过来,却是微微一怔,忍不住皱起了眉头。

????特意打开名册扫了一眼,居然真个看到了方贵的名字,不由眉头皱得更紧。

????“岭南胡家荐来的这位,不留在乌山谷养老,跑这来凑什么热闹?”